彭志强:贸易战下,唯有创新和产业升级能阻止中国经济被釜底抽薪

2018-09-01  来自: 中关村众恒创新创业信息化发展研究院 浏览次数:211

彭志强:贸易战下,唯有创新和产业升级能阻止中国经济被釜底抽薪|资讯动态-中关村众恒创新创业信息化发展研究院

“随着美国对华贸易战不断激化,中美货币政策继续分化,中国经济面临着挑战在这个非常时期,只有通过创新才能够帮助中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推进产业转移和升级。那么,创新的技术和理念怎样实现落地?如何通过资本手段去鼓励创新创业?缓解中国所面临危机的正解到底在哪里? ”

一、高房价对于创新的挤出效应是毁灭性的

从大的历史背景来看,中国创业创新的环境跟五年十年前比获得了非常实质性的进步。现在创业创新的成本比以前要低很多,整个创业创新的大环境,包括国家弘扬创业创新所给予的肯定是全方位的。

当然,我们也还存在着一些问题,例如,现在房价高,教育、医疗保障不完善,这就会让创业创新的人有顾虑、有牵绊,他不能集中精力在做创新创业这件事情上。这些问题短期是解决不了的,但客观上的确对于创业创新是有明显的挤出效应。

就高房价这件事情,其实现在已经有很多声音:“创业不如买套房子,既省时又挣钱。”开玩笑地说,我认为中国的房地产行业是中国智库最强大的行业,他们在对国家经济影响是最大的。

现在创新这件事情,我们讲再多似乎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是如果我们不讲,可能呼吁的声音就会更少了:高房价对于创新的挤出效应是毁灭性的。在各个领域,高房价对创新者和投资创新的风险投资行业,都是毁灭性的打击。我是坚决反对中国高房价的,但即使中国房价确实泡沫很大,也绝不能直接放到,只能慢慢放气。这就意味着,中国高房价会是一个常态化的长周期事件。

二、 只有创新企业带动的资本市场的财富才能对冲房地产的体量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既然是非常时期,对于创新就必须有非常举措。如果对于创新不能有非常举措,这仗其实就已经输了!大量的钱都被拉到房地产里去了,哪里还有钱往创新里投呢?

创新是用钱的,创新意味着你可能前两年就没回报,这就是我们说创新是九败一胜的。你得有钱投在这里面,然后这些创新创业者,他才会有心情来干这个事儿,而不是说天天回家想,连套房子都买不起,那他哪有他腰杆去创业呢?所以必须要说:高房价对创新是毁灭性的打击,这种情况下必须有非常举措。如果没有非常举措,这是很难实现逆转的。而这件事情不逆转,中国经济就没法解,它是一环套一环的。

这个非常举措到底是什么?核心就是资本市场。因为只有巨大的资本市场体量才能对冲房地产的体量,其他市场都太小,根本跟它不在一个量级的。

现在中国房地产是几百万亿的存量市场,中国还有多少个几十万、百万亿级的市场?现在有可能上到百万亿量级的只有资本市场了。资本市场想要上升到百万亿就得靠创新企业的蓬勃发展了。前几天苹果的市值刚突破了1万亿美元,现在七个苹果就可以干掉中国资本市场了。(截止8月3日收盘,3500余家A股上市公司合计市值为7.01万亿美元,相当于7个苹果公司的市值。)

苹果和亚马逊凭什么有如此高的市值?就是因为创新。所以,只有创新企业带动的资本市场的财富,才能够对冲房地产巨大的吨位,解决目前的堰塞湖问题。

三、创新是九死一生的事,理应有百倍、千倍的回报

这也正是创新的吸引力,不然谁去干这事?又苦又不挣钱就没人干,这不符合人性。所以资本市场对创新来讲基本是硬币的正反面。资本市场是财富的积累,虽然有很多认为它有很多风险和问题,但是作为硬币的正反面,我们对这件事的认知不能是如此片面的。

为了鼓励创新,其实已经出了很多辅助手段。比方说搞点补贴、搞个专利,给你发个奖章,但这些东西都打动不了人们去做创新的,必须有一个百倍、千倍的回报,才能让人去干一个九败一胜的事情。如果创新不能带来百倍的这种潜在的收益的话,就不会有人去干这件事情。想要有百倍的这种回报,就只有通过资本市场了。

我们老谈中美贸易战,老羡慕人家,然后盼着美国股跌,中国股涨。其实都没有抓住核心的问题,美国的这一波股上涨的核心是美国创新型企业的利润创下了历史新高。这其中虽然有减税等各种因素,但是美国企业的创新力才是真正的核心因素。

A股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没有创新力。A股的审核机制,已经不适合创新型企业了,它的选择标准选出来的都是那种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企业。最近发布的A股审核的名单,看完我就觉得心凉了,还在排队300家企业,都是银行、券商、融资租赁等等的公司,这些公司它怎么能创新?所以A股钱也动不了,我认为A股的改革就跟房产一样,只能慢慢改。眼看着它不行,还不能下狠招,你直接下狠招就死给你看。

从整个中国经济来层面来看,我们认为“双创”可以中国经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中等收入陷阱的核心就是效率太低,成本太高。我们过去老说日本失去了20年,但日本企业的元气依然很好,日本老百姓日子过得也很好。他们为什么可以获得高质量增长,为什么日本的效率那么高?因为他的成本低,社会浪费很小。

我们现在各个行业的产业链的浪费太大了,企业其实并没有得到实惠。而日本就把各个环节浪费都做到精简,最后个人、企业都得到了实惠。中国要发展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这是必由的老道路。这样一个道路就需要靠创新去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那么,你怎么去做创新?要创新就得有激励,激励就是把资本市场发展起来。资本要发展起来,这是一环一环套过来的。所以不要看创新很小,但它是非常关键的。我经常开玩笑说,“在经济学家字典里没有‘创新’这个字,尤其是近代的经济学家,只有熊彼得曾讲过这种企业家精神创新的。现在我们讲的凯恩斯这些经济学流派里面,包括现在主流经济学家都在讲消费、投资、出口,在他们研究的模型里面根本就没创新,你觉得他认为这个重要吗?他认为创新就是个小棋子,我这三驾马车才是主力军。但是你想跨越中等收入,就得靠创新。靠消费、靠投资、靠出口,你怎么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呢?怎么提高效率?怎么降低成本呢?所以说其实这是个话语权的问题,谁能够影响最高层的认知体系:到底是这三驾马车重要,还是创新创业重要?

看2015年之后,其实“双创”就有点冷了,因为它没有占领到话语的体系中。当然,三驾马车的体量是绝对大的,它的确是主战区,但仅仅靠这三个东西是解决不了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的。

四、 产业路由器是“双创”的最佳解决方案

所以,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创新需要资本市场的鼓励。那么再谈谈创业,其实有很多人把创业狭义化了。就像现在拼多多的争论很大,拼多多当然有它的问题,但它给我们揭开了一个中国四五线城市的一个真实状况。对这些人来讲,五十块钱、一百块钱买的东西,比以前可能还好就够了。它的客户画像并不是五环内的这些人,在你看来是消费降级,但是对四五线城市、对农村的用户、对城乡结合部的用户来讲,它未必是降级,它是个真实的商业状态,我们不要总把自己周围的世界当成全部的世界。

我们老在说的AI、人工智能、大数据,这些都是中国商业世界里很小的一类。在三四五线城市,创业到底是什么?怎么去理解创业?都到北京来搞卫星嘛?那是不可能的。他可能只想开好一个小店,服务好周围方圆一公里的500个客户,让他们有更好的用户体验,这就是我们讲的大众创业

所以我们最近在投资这种产业路由器的公司,就像我们投资的汇通达公司,我们按100亿估值投资他,然后阿里巴巴在两个月以后投资他45亿。他就是做服务赋能的,服务农村10万个夫妻、老婆店,帮助这10万个夫妻老婆店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收入,这个就是大众创业。汇通达一下就带动了10万个小店的发展和成长,现在中国还有上千万个这样的小店,都可以用产业路由器来帮助他们更好地发展,我认为这就是大众创业的解决方案,用产业路由器的模式实现万众创新。

中国现在的GDP是82万亿,未来我们的GDP可能都会被这种产业路由器逻辑重新结构化。 每个路由器都给这些小店配备一套信息化系统用于内部管理,向上游采购,下游跟用户直接联网互动,过去这些东西不是每一个小店都配备得起的,产业路由器平台就可以免费给帮他们去做信息化管理系统,并给他们做大量的培训。像汇通达现在培训了4万多家小店店主,还帮他们做集合采购。

过去这些小店的货品品质不稳定,现在通过这样一个产业路由器把整个供应链效率优化,抽离了中间好几层的代理、批发商,消灭了中间环节,把利润就让利给这些小店。所以这些小店的经营能力就大幅度提升,我们把这些小店比喻为社会的神经末梢,他把10万个农村的社会神经末梢赋能之后,其实这就是一个大众创业的最优解决方案。

因为一个产业路由器上就联动了10万个甚至20万个小店,如果有几百上千个路由器就能提高几百万个小店的经营能力。这几百万个小店就是社会的神经末梢,这是典型的大众创业。这个产业路由器在各个行业中都有,不光在零售业,每一个行业都会有这样的不同的产业互联网的平台。

例如宠物店、餐馆、美容美发、母婴店,这些小店过去都是自生自灭的,他们在三四五线城市的经营水平是非常低的,假冒伪劣极为严重,产品迭代比一线城市晚一两年,价格甚至还要贵。但是你通过产业路由器这种平台给他们赋能起来,不就是提高产业效率,降低产业成本,突破中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嘛。

我们太爱炒作人工智能、大数据了,这些只是代表创新的一个方向,但是中国还有一个更大的、更真实的商业世界,或者说:中国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应该是让城市神经末梢的这些小店,提高他们的效率,降低他们的成本。

▍五、 解决创新的问题,核心就是资本市场

我们本身做企业家培训就是站在中国创业创新的第一线上,同时我们又做投资,我们就要站得更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老替国家操心,因为我们的投资都是十年回报周期的。所以做股权投资的人绝对都是爱国的,即使他有各种战术的问题,但他绝对是爱国的。国家不好,他怎么能够好呢?所以对于创新来讲,风险投资这个环节其实也是非常关键的。股权投资完全就是投资中国,投资未来这些优秀的企业家,这和去二级市场炒股票是不一样的。

曾经有人说你们都搞投资去了,谁搞实业?我说你这是完全没理解,做一级市场投资的钱,每一分钱都投资了十年,没有一毛钱不是投实业的。即使投资AI人工智能行业也都是去改造实体经济的,赋能实体经济并不是都去搞基建、炒股票。

没有风险投资就不会有对创新者的激励,创业者创新者就不会有对创新成功的尊重。中国资本市场就不会有好企业,资本市场如果不能得到振兴,那就永远对冲不了对房地产的依赖。美国为什么不依赖房地产?因为美国的创新企业交了足够多的税。要想解决创新的问题,我觉得核心就是资本市场。从风险投资到资本退出通道的全流程都需要政策上去完善,真正地服务和支持创新企业,要下大决心去解决。

文章来源于网络

以创新驱动为指导,以提升创新创业信息化综合实力水平为目标,为创新创业信息化发展做贡献。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中关村众恒创新创业信息化发展研究院 技术支持:北京创新创业信息化技术服务联盟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