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打赏时代已结束,网红究竟靠啥混饭吃?

2020-11-05  来自: 中关村众恒创新创业信息化发展研究院 浏览次数:133


过去几年里,直播打赏一直是视频直播网站主要的一种收入来源,同时也是主播们维持生计的一种方式。然而,风口的变换让视频直播的颜值经济转换成带货经济。四重困境不断围剿直播打赏,让直播打赏进而走向终结。



      打赏


直播打赏时代结束了

收益太少层层抽成,明星网红并不在乎打赏


大多数直播打赏获得的金额依旧还是要流到平台的手中。即便是大明星,获得的那部分打赏金额对比他们平日的出场费用来说,也是杯水车薪的。
冯提莫可以说是网红直播的顶流,不过有一次他在直播的时候曾经透露,她获得的打赏金额大约是和直播平台四六分成,六成都会被平台抽走。
另外,不仅仅是平台会抽成,明星或者网红的经济公司也会进行一部分的抽成。在这两方面抽成下来,明星或者网红获得的收益远远不如我们想象中那么高,因此他们也就很难有热情加入进来了。


明星网红组合带货,露脸就能赚钱


比直播打赏,直播带货对于明星和网红来说要轻松许多。明星们并不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有带货主播带领,实现一些直播效果就算完成任务。由于整个直播带货还处于风口,厂家也愿意为此付出更多的出场费。因此,相比直接进行直播并赚取打赏,直播带货已经成为更多明星和网红变现的主要方式了。
直播带货与纯粹直播另外一点不同的则是宣传属性与销售属性的直接挂钩。许多明星都会选择一些有名气主播的直播间来宣传自己的新电影,并直接在直播间里售卖电影票,这种直接拉升票房的效果显然普通的直播是无法达到的。对于当下这个“直接”就是王道的时代,直播打赏显然已经跟不上了。


用父母血汗钱打赏,家庭返贫接连出现


过去几年里,未成年人观看直播并打赏过度一直占据各类社会新闻版面。一些本不富裕的家庭因为孩子的高额打赏陷入了生活困难之中。
根据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发布的《直播平台未成年人年消费机制测评》报告中显示,以50个新闻媒体公开报道未成年人过度打赏作为观察案例,他们发现年龄小的用户仅为5岁,而年龄长的为17岁。未成年人年龄在10岁及以下的打赏比例占36%,打赏消费金额高可达65万元。
从上面这些数字不难看出,10岁以下的未成年人高额打赏占据了比较大的比例,这些心智还不成熟的未成年人可以轻易的进行打赏,证明了直播打赏在机制上仍旧有着漏洞。


过去两年里,各个厂商一直在进行着多种补救措施,比如青少年模式和直接退还打赏金额,但这些方法依旧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显然,直播平台需要一个更加行之有效且成系统的方式来解决。

打赏冷静期,或成压死骆驼的救命稻草


最近,网信办和文化部已经确认,他们即将在全新的《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中解决激情打赏、高额打赏和未成年人打赏的问题。网信办提出的“打赏冷静期”也引起了网友的热议。
这样的一种政策,对于以打赏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直播平台来说显然是不利的。这些直播平台或许会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将更多精力转移到直播带货身上。长此以往,直播打赏终将会名存实亡。


结语


如今网红不会带货,就不能叫网红。上面提到的4点原因终结了网红仅靠颜值打赏生存的时代,许多直播平台或许要换个活法了。









本文来源于ZOL中关村在线,作者吴晓宇,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小编删除!



关键词: 打赏   时代   网红   直播  

以创新驱动为指导,以提升创新创业信息化综合实力水平为目标,为创新创业信息化发展做贡献。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中关村众恒创新创业信息化发展研究院 技术支持:北京创新创业信息化技术服务联盟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